四夕

一個人的叛逆

去了北京的ES cafe

在巴士上沒位置坐的時候更能捕捉到靈感

誘惑

是鮫人的遙遠的呼喚
是若近又遠的搖籃曲
朦朧的面紗下
彷彿有著溫情的面孔
在伴著淋瀝雨聲的黑甜夢境裡
一睡不醒
但不知何處飄來苦澀詭譎的風
讓我忍不住戰慄

太多吹毛求疵
太少斬釘截鐵
太多得過且過
太少咬牙切齒
像牽線木偶
表情空洞地望著所謂
遠處的光明
像自願蒙起雙眼的驢子
因推著磨而安心地想像著所謂
遠處的光明

藍天 籃球

我的大好時光 在這裏度過

手賤自己剪了劉海